您所在的位置:常营资讯>健康养生>每天刷3小时朋友圈,容易得抑郁症吗?

每天刷3小时朋友圈,容易得抑郁症吗?

点击:3324次2019-12-02 07:58:28

最近,发表在《美国医学协会精神病学分册》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指出,每天花3小时在社交媒体上的青少年有60%的高风险出现精神健康问题,包括抑郁、焦虑、攻击性和反社会行为。

美国儿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2011年的报告提出了“脸谱抑郁”的概念,认为青少年频繁接触脸谱和脸谱创造的各种流行元素是青少年抑郁的主要原因之一。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理医学系副主任医师陈华认为,社交媒体提供重要的社会支持,不应简单地概括为心理疾病的诱因。

“我和我的同事、朋友和家人正在讨论这个问题。但我想强调的是,我们需要平衡青少年使用社交媒体的好处和潜在危险。”2019年9月18日,约翰霍普金斯彭博公共卫生学院博士生基拉·瑞姆(kira riehm)回复《南方周末》。

最近,发表在《美国医学协会精神病学杂志》分册上的一项研究指出,与不使用社交媒体的青少年相比,每天花3小时在社交媒体上的青少年有60%高的心理健康问题风险,包括抑郁、焦虑、攻击性和反社会行为。

作为论文的主要作者,基拉里姆的研究很快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和争论。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评论认为这项研究的调查方法可能并不严格。这条消息传入中国后,很快就在微博上发布并搜索。

这不是对社交媒体“疾病”的第一次研究。早在2011年,美国儿科学会的一份报告就提出了“脸谱抑郁症”的概念。近年来,一些研究发现社交媒体的使用频率和平台数量与用户的心理健康密切相关。过度使用社交媒体可能导致睡眠不足、缺乏锻炼,并增加接触有害内容,从而损害青少年的心理健康。

然而,在一些国内医生看来,社交媒体更像一把“双刃剑”。即使在治疗患有严重精神疾病的患者时,社交媒体也能起到很好的干预作用。

这只是相关的,不是因果关系。

“许多现有的研究发现社交媒体的使用与青少年健康之间存在联系,但很少在时间维度上看到这种关联。”Kirarihm认为,青少年使用社交媒体呈爆炸性增长,这也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因为青少年是许多心理健康问题发生的时候。

研究人员从2013年至2016年选择了6595名13岁至17岁的美国青少年作为代表性样本。每年,受访者被问及使用社交媒体的频率和持续时间,以及内化和外化的心理健康状况。其中,内化的心理问题包括焦虑和抑郁,而外化的心理问题包括欺凌、发泄和难以集中注意力。

结果显示,与不使用社交媒体的青少年相比,每天花3小时在社交媒体上的青少年有60%的心理健康问题风险,花6小时或以上的青少年有78%的风险。

研究还显示,31%的受访者说他们每天花30分钟到3个小时在社交媒体上,20%的人花了3个多小时,只有大约17%的青少年说他们没有使用社交媒体。

研究数据显示,如果每天使用社交媒体超过30分钟的青少年仅使用30分钟或更少,内化问题的概率将降低9.4%,外化问题将降低7.3%。

然而,kirarihm仍然强调,这项调查只显示了相关性,不能证明两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事实上,有许多机制可能构成社交媒体和心理健康之间联系的基础,例如网络欺凌、睡眠不足和身体素质差。”

对此,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理医学系副主任医师陈华认为,社交媒体提供了重要的社会支持,不应简单概括为心理疾病的诱因。“在我通常的接待过程中,我很少接触到因使用社交媒体而引起的精神健康问题。相反,社交媒体提供了有效的渠道和社会支持。问题的根源往往在于亲子关系等。”

Facebook萧条

美国儿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的上述2011年报告认为,青少年频繁接触脸书和脸书创造的各种流行元素是青少年抑郁的主要原因之一。

截至2012年5月,美国著名的社交平台facebook拥有约9亿用户。“facebook萧条”的提议很快引起了公众舆论和行业的关注。

然而,2013年,威斯康星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对校园内190名学生的随机短信调查发现,抑郁症与社交媒体的使用没有直接关系。

武汉轻工业大学医疗技术与护理学院的齐玲博士解释说:“目前相对缺乏与中国相关的大规模研究。”。在国外,这种研究近年来一直在继续。

2017年4月,发表在《计算机与人类行为》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显示,匹兹堡大学医学院对1787名19至32岁的美国人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显示,使用7到11个社交媒体平台的人比只使用两个或更少平台的人患抑郁症的可能性高3.1倍。

尽管上述研究显示了两者之间的密切关系,但论文的主要作者布赖恩·普里马克博士强调,这种关系的方向性并不明确。“有抑郁或焦虑症状的人可能会更广泛地使用社交媒体渠道。然而,使用多种社交媒体本身也可能导致抑郁和焦虑。”根据匹兹堡大学大脑研究所官方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他认为两者之间的关系仍然需要更多的研究来验证。

然而,在基拉里姆的研究之前不久,2019年8月发表在柳叶刀儿童和青少年健康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可能已经揭示了社交媒体对心理健康影响机制的一个角落。

研究人员跟踪了英国近10,000名13至16岁年轻人使用社交媒体的频率和个人幸福度。“我们的研究表明,社交媒体本身不会伤害青少年。然而,频繁使用它可能会损害睡眠和锻炼,这对心理健康有积极影响。与此同时,这将增加年轻人接触有害内容的机会,特别是网络欺凌等负面经历。”该论文的合著者、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大奥蒙德街儿童健康研究所的研究员拉塞尔·维纳在一份声明中说。

有趣的是,一些国内研究得出了与国外研究略有不同的结论。

2017年,复旦大学的聂鑫等人对该校823名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发现大学生使用社交媒体可以增加在线社会资本和同伴支持,有利于促进心理健康。

2017年,福建师范大学邱文赋等人通过对福州三所大学737名学生微信朋友圈和qq空间使用情况的分析,发现导致焦虑的关键因素是个人在社交媒体使用上的具体体验和认知,即向上的社会比较。与表现更好或生活更好的人相比,大学生会感到失落、不平衡甚至被剥夺,从而产生消极情绪。

罗德岛大学人类发展与家庭研究系博士芭芭拉·纽曼(Barbara m Newman)在《中国青年研究》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社交媒体的多样性和青年文化的多样性表明,社交媒体不仅可以加强联系和亲密度,还会造成社会疏离和压力。这取决于他们“看”社交媒体的目的。

社交媒体是一把“双刃剑”?

中国科学院心理学研究所“社会转型中不同职业群体主要社会压力源及心理健康研究”课题组对来自10多个不同职业的近8000人进行了调查分析。他们面临的压力可以归纳为个人成就、人际关系和社会支持等十个方面。研究结果表明,20-30岁的人精神压力最大,抑郁症患者越来越年轻,年轻人是所有年龄段中压力最大的人。

截至2019年6月,中国互联网人口达到8.54亿,其中最大比例的学生达到26%。今年早些时候,新浪微博负责人公开表示,微博拥有4.3亿活跃用户,占16岁至25岁人口的61%。2015年,微信的公共用户数据报告称,每月有5.49亿用户活跃,其中86.2%的用户年龄在18岁至36岁之间。

根据调查数据,年轻人不仅是心理疾病的高发群体,也是社交媒体的重度使用者。因此,许多医疗专业人员将注意力转向了社交媒体对精神疾病的干预。

“很多人感觉不舒服,所以他们会选择先在网站上搜索相关信息,然后预约在我们的公共号码上注册,并浏览我们平时推送的健康信息。”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护理部副主任医师颜屋认为,社交媒体对人们心理健康的影响取决于实际的浏览内容。专业医疗信息可以通过社交媒体的传播迅速覆盖有需要的人群,而在疾病预防、医患沟通和护理教育等医疗领域的应用相对广泛。

其他研究也表明,社交媒体更像一把双刃剑。

齐玲指出,在梳理国内外对严重精神疾病患者进行社交媒体干预的研究进展时,社交媒体可以避免以往面对面干预的污名和焦虑,为患者及其家人提供有时限的同伴和专业支持。因此,研究人员开始尝试将社交媒体应用于严重精神疾病的康复和治疗。然而,目前两者之间的关系还不清楚,其有效性需要进一步研究和确认。

在工作中,陈华经常接触因各种心理疾病前来看病的病人。有时成年人抱怨孩子沉迷于社交网络,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

“在现实世界中,我遇到的许多孩子没有人陪伴或交谈,所以他们反而觉得更属于论坛。”陈华认为,此时适当使用社交媒体有助于缓解青少年的孤独感。“但通常我会建议他们参加更多的集体运动。毕竟,这种面对面的交流可以让他们比通过屏幕更直接、更顺畅、更容易地感受到被接受和支持。”

资料来源:《南方周末》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下载21款金融应用

浙江11选5 pk拾app 浙江快乐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