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常营资讯>财经>储气库建设迎来黄金期 天然气发展仍需完善供储销体系

储气库建设迎来黄金期 天然气发展仍需完善供储销体系

点击:3802次2019-11-08 15:08:41

这位记者郭行报道

寒冷来临,秋天很浓。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人们对天然气的需求自然增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担心“天然气短缺”的问题。

近年来,受宏观经济稳定、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不断推进、大气污染防治力度加大等因素的推动,中国天然气消费明显加快。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3年至2018年,中国天然气产量呈现同比增长趋势,增长率波动较大。

2018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快速增长,表观消费量达到280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7.5%,占一次能源消费量的7.8%。日本最大天然气消耗量首次超过10亿立方米,达到10.3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0%。

根据NDRC的数据,2019年1月至3月,中国天然气消费量为77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1.60%。与中国的生产和消费相比,中国的天然气供应明显少于需求,对进口的依赖逐渐增加。

此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了题为《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9)》的白皮书。报告指出,中国天然气工业的发展迎来了一个战略机遇期,但行业发展不协调、不充分的问题依然突出,生产、供应、储存和营销体系建设任重道远。

加快储气库建设

此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和能源局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审查天然气生产、供应、储存和销售系统及储气设施的建设。会议指出,所有地区都应注重六个方面:第一,尽一切可能确保上游气源的充分供应;二是确保重点互联项目如期投产。三是尽快弥补储气能力的不足。四是加快合同签订,有序推进“煤制气”工作。五是保障民生用气需求。六是确保天然气基础设施安全稳定运行。

令人欣慰的是,所有区域现在都清楚地认识到我国天然气储存能力不足的瓶颈。目前,各地区的储气库建设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据了解,重庆煤矿承担的总投资7亿元的索科库吉储气库扩建工程已经正式开工。随后,该市还将建设5个大型储气库(其中3个到2025年,2个到2035年),从而使当地的储气能力达到约352亿立方米,足够重庆居民使用天然气56个月。

这些大型储气罐有三大功能:季节性调峰、应急响应和国家能源战略储备。建成投产后,将有效缓解川渝冬季天然气供需矛盾,为重庆建设更加完善的能源体系,实现低碳可持续发展。

重庆煤矿相关负责人表示,储气库建设主要针对枯竭气田,依靠其圈闭好、封闭性好、储气空间大的特点进行二次利用。目前,中国正在加快气藏建设,计划在西南、东北、新疆和陕西形成四个区域性气藏。重庆的储气库不仅要为当地发展服务,还要在确保国内能源供应方面发挥重要的支撑作用。

“随着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对能源需求的不断增加,地下储气库将在我国油气消费和油气安全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建设水库的目标将从目前的调峰型向战略储备型延伸和发展,建设水库的技术水平将在实践中不断提高。”卓创信息分析师冯海成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

冯海城指出,地下储气库具有以下优点:储气容量大、流动性强、调峰范围广;经济合理,虽然成本高,但经久耐用,使用寿命30-50年以上;安全系数大,安全性远高于地面设施。

除重庆、湖北、江苏、河北、陕西等地正在加快储气设施建设。扬州煤气公司液化天然气应急调峰储备站二期工程已经开工。该项目今年年底投产后,将缓解冬季用气问题,为城市调峰和冬季供气奠定坚实基础。Xi安省发布了一项为期三年的行动计划(2018-2020年)(修订版),旨在“用铁拳控制雾霾,保卫蓝天”。该计划要求“煤制气”坚持“气制气”的原则,有序发展天然气调峰电站和其他可中断用户,原则上不新建天然气热电联产和天然气化工项目。为加快天然气调峰储气设施建设步伐,全市储气能力将在2020年供暖季前达到省级考虑指标要求。建立和完善调峰用户名单,在供暖季节实施“非居民压力”。

据了解,中国石化河南濮阳温23储气库今年已注入20多亿立方米天然气,比计划提前了两个月。库存达到33亿立方米,达到设计产能的39%,为2019年完成注气任务奠定了坚实基础。温23储气库是中国中部和东部地区正在建设的最大储气库。日注气量稳定在1500万立方米,相当于3400万三口之家的用气量。

困难仍然需要克服。

有分析指出,目前国内地下储气库的工作容积仅为全国天然气消耗量的3%,远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12%-15%。为了弥补储气和调峰的不足,国务院和国家有关职能部门在一系列政策文件中明确指出,到2020年,“上游供气企业应承担不低于年销售量10%、城市燃气企业不低于年天然气消耗量5%、地方政府保证本行政区域3天平均日需求量的目标要求”

能源互联研究员聂广辉(Nie Guanghui)对《中国经济日报》表示,尽管国家出台了各种政策鼓励储气设施建设,但由于投资大、建设周期长、技术含量高,行业一直在争论“谁应该建设储气库,谁应该承担季节性调峰的责任”的问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也向《中国经济日报》记者指出,目前,有关方面对储气能力建设不够重视,每个人都没有跟上储气设施的步伐。储气库发展缓慢是由于巨大的资金消耗和较长的回收期。“投资大、结果慢、缺乏协调机制,自然会有更少的人关注。”业内人士指出,储气库建设投资相对较大,通常需要数十亿甚至数百亿元人民币,这通常是国家投资和社会资本所禁止的。

据了解,地下储气井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由于中国衰竭气田所处位置的复杂地质结构。很难找到一个地方来建造地下储气井,在那里“可以注射、可以储存、可以储存”。这与美国和欧洲国家大不相同,许多项目已经搁浅。

“修建储气库需要相对严格的地质条件,适合修建储气库的位置对每个国家来说都是稀缺资源。此外,该技术在大规模储气、标准化和达到产能方面还不成熟。工程建设难度大、技术要求高也成为制约储气库发展的问题。我们还希望国家能够鼓励多方合资建设储气设施,共享成本和收益。”聂广辉说道。

为解决上述储气设施投资大但没有有效回收投资的问题,国家一方面积极建设辅助服务市场,支持企业通过自建、联合建设、租赁、购买等方式履行储气责任;另一方面,坚持储气服务市场化定价和调峰气量,坚持储气设施建设运营成本的合理指导。

目前,储气能力不足和不利的市场机制已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两大短板。因此,必须改善天然气的生产、供应、储存和销售系统。

“迫切需要突破天然气上游勘探开发中的“瓶颈”问题。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上升过快,使得供应安全风险明显增加。储气设施建设滞后于需求增长,导致储气能力不足;市场机制不畅,导致最终用户燃气价格高企等问题依然突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表示,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可能会对天然气的长期发展产生严重影响。

王一鸣建议深化油气体制机制改革,探索形成有利于多元社会主体长期进入和有序竞争的市场机制。加强配套政策措施,继续研究出台有利于增加天然气储存和生产的财政、税收、金融、科技和产业支持政策。

此外,一些分析指出,虽然生产、供应、储存和营销系统不涉及特定用户,但用户实际上是整个调整机制运作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今后,政府部门将把用户需求侧管理纳入整个生产、供应、储存和营销系统,促进整个天然气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网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湖北快三 福建十一选五 快三开奖结果